主页 分类 悬疑小说 秘密晚餐

第39章 三十六

秘密晚餐 哈維爾.西耶拉 5880 2023-02-05
院长站在我们面前,眼里血丝密布,面容显得颇为憔悴,我猜想这一定是因为他在夜里反覆思索着那个谜语,因而一夜不曾阖眼的缘故。如今,他除了必须查明院里有哪些僧侣信奉异端、了解食堂内那幅壁画所隐含的危险讯息之外,又多了一项工作:找出那个以正义的化身自居杀害了好几条人命的修士。想到这里,我几乎对他有些歉疚起来。 此刻,众僧侣们都不安的看着他。圣堂会议即将开始。 各位修士们,院长开口了,双手握拳搁在餐桌上,神情肃穆,语气严厉。我们的修道院正面临三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局面,我们眼看着院内两名亲爱的弟兄死去,并发现他们的灵魂已经受到异端思想的污染,这是上帝对我们的考验。各位想想,当祂看到我们如此的软弱,将会做何感想?过去我们一直不曾察觉这两位弟兄所犯的错误,任由他们带着罪孽死去,现在我们怎么有脸向祂做任何的祈求?今天大家虽然都和这两位死去的弟兄断绝了关系,但过去他们曾经吃我们的面包、喝我们的酒,所以我们不也算是他们的共犯吗?

院长深吸了一口气。 所幸在这艰困的时刻,慈悲的上帝并未抛弃我们。祂已经派遣了一位贤达的学者来到我们这里。 说着,他便用手指着我。院里的修士们见状便纷纷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他就是来自罗马宗教法庭的阿古思提诺.雷尔神父。我已经请他为我们指点迷津,让我们得以度过这段痛苦的时光。我闻言便站起身来,让大家看个清楚,并微微颔首向众人致意。接着院长又继续说下去,但是为了避免吓到大家,他的语气已经变得较为和缓。 各位都曾经和季伯托修士及艾雷桑卓神父一起生活,和他们很熟,但却没有一个人出面谴责他们逾矩的行为,或检举他们信奉卡塔尔教义的事情。我们一直以为这个教派早在五十多年前就已经灭绝,绝不可能再死灰复燃,因此我们将可以高枕无忧。但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事实证明我们错了。各位弟兄们,邪恶的势力是不会轻易消灭的,而且会因为我们的无知与盲目而壮大。因此,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我已经请阿古思提诺神父为我们说明有关这个邪教的种种。也许听了他的话之后,你们会发现自己正在奉行的某些来源不详的仪式或习俗正是其中之一。果真如此,你们也不必害怕。这是因为你们当中有许多人来自伦巴第地区的各个家族,所以你们的祖先可能曾经和这些异端分子有过某种形式的接触的缘故。我只希望你们在太阳下山之前,在离开这个房间之前,能够彻底摒弃这些恶习,重归罗马教会的怀抱。现在,请你们仔细聆听阿古思提诺神父所说的话,好好的想一想,然后立刻悔改并请求告解。我想知道除了那两位死去的弟兄之外,院里是否还有其他人也中了卡塔尔教派的毒,然后再视情况采取因应的措施。

院长说完,便示意我走到桌子的主位去致词。此时,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卢卡、乔吉欧和史塔法诺这几位已经老得无法从事体力劳动的僧侣纷纷倾身向前以便听个清楚,其他人则面带惧色的看着我走到前面。 亲爱的弟兄们,laudetur Jesus Christus(赞美耶稣基督)! 阿门。他们齐声回答。 亲爱的弟兄们,我不知道各位对圣道明的生平了解多少。此时我听见人群中响起一阵低语。没关系。今天我们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重新认识他的生平和功业。 众人闻言显然都松了一口气。 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故事。在一二〇〇年的头几个月,地中海西岸的大多数地区出现了第一批卡塔尔分子。他们主张人类应该安于贫穷、重拾早期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并认为宗教制度应该力求单纯,不需要有教会和什一税,神职人员也不应享有特权。这些卡塔尔分子不愿敬拜圣徒和圣母马利亚,好像他们是野蛮人乃至回教徒似的。他们也不肯举行浸礼,甚至宣称创造世界的是撒旦而非上帝,简直曲解教义到了极点。你们能够想像吗?他们认为,从旧约上的记载来看,我们的天父耶和华其实是很残忍的。祂不但把亚当与夏娃逐出了乐园,还把那些阻挠摩西离开埃及的军队全数歼灭。在祂的控制之下,人只不过是无法区别善恶的傀儡而已。由于这种说法可以让人免于罪责,将世上的苦难全都归咎于撒旦,因此受到当时的人热烈欢迎。在他们的观念中,上帝和魔鬼、善与恶是在同一个天秤上,彼此各罢一方、势均力敌。这种想法真是荒谬极了!

为了导正这些邪说谬论,教会努力的宣扬教义,但却徒劳无功。有愈来愈多人同情这些卡塔尔分子,认为他们与教会之间的对抗乃是一场小虾米与大鲸鱼之间的战争。在一般人眼中,这些卡塔尔分子以身作则,谦卑自持,安贫乐道,为世人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反观教会的神职人员却衣饰华美的站在富丽堂皇的讲坛上谴责他们。因此,教会的作为不但未曾消灭异端,反而使它更进一步扩大蔓延。当时,只有圣道明一个人看出问题所在。他认为既然这些号称纯洁者(希腊语的Katharos即为此义)的卡塔尔分子如此重视安贫乐道的美德,他便应该和他们一样过着贫穷的生活,让他们能够听进他所宣扬的道理。于是,在圣灵的加持下,他勇敢的深入法国各个卡塔尔教派的重镇,逐一反驳他们的论点,宣称唯有上帝才是万物之主。但是由于邪恶的势力已经传布甚广,因此到头来他的努力也宣告失败了。

此时院长打断了我的话。他指出,他在接受神学训练期间曾经仔细研究过卡塔尔教派的历史,发现当时卡塔尔教义除了吸引一般的农人工匠之外,也颇受王公贵族的青睐,因为如此一来他们正好可以有借口不向教会缴税或给予神职人员特殊的礼遇。 没错。我附和道。不按照圣经上的规定,缴交什一税给教会,简直就是藐视上帝的律法,教廷不能再坐视不管。于是我们敬爱的圣道明便决定采取行动,以导正此一歪风。他集结了一群传教士,四处宣讲福音。他们的足迹遍及各地,包括法国南部的朗格多克省。我们道明会就是当年那一群教士的传人,继承他们那神圣的志业。然而,圣道明一死,教皇和那些忠于教廷的王侯鉴于言语文字无法对抗邪恶势力,便决定采取大规模的军事镇压,以一举歼灭这些恶魔。于是,从那时开始基督教世界便充斥着鲜血、死亡、迫害和苦难。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许多年的时间,一座座城镇在剑影与火光中被夷为平地。当时教皇的军队只要进入异端分子盘据的城镇,必定不分男女老少格杀勿论,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卡塔尔分子,因为那些士兵声称,等他们到了天堂之后,上帝自会加以区分。

说到这里,我便抬起头看着众人,只见他们个个都默默无语,于是我便继续往下说。各位弟兄们,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讨伐,很难想像那只是不到两百年前的事,而且就发生在这附近地区。当时为了伸张真理,我们只得大义灭亲,以武力瓦解一群群的纯洁者,铲除了他们的许多领袖,并迫使成千上万的异端分子流亡他乡。 最后一批卡塔尔分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逃到了伦巴第地区,以躲避教皇军队的追杀。院长补充道。 他们来到这里后,势力已经大为削弱。但就在他们濒临灭绝之际,政治情势却有了变化,他们也因此得以重整旗鼓。当时,基督教世界分为归尔甫派和吉伯林派,两者互相对抗。前者认为教皇是上帝在世间的代言人,权力大过任何一位王侯,理应拥有自己的军队和丰沛的物资。相反的,以马提欧.维斯康提为首的吉伯林派则反对这个论点,主张政治与宗教是两码子事。他们认为,教廷应该致力于与性灵有关的事务,其余则归各国王侯所管辖。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接纳那些来到伦巴第的卡塔尔分子。对他们而言,这是反坑教皇权威的一种方式。继维斯康提家族之后,史佛萨家族同样在暗中支持这些卡塔尔分子,而且我们几乎可以确定卢多维科也延续了这样的做法。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他辖下的这座修道院会成为卡塔尔分子庇护所的缘故。

此时,尼可洛.皮阿迪纳修士站起身来,要求发言。 阿古思提诺神父,你是在指控我们的公爵是个吉伯林派吗? 这点我还不十分肯定。我回避了这个敏感问题。得要有证据才行。不过,如果我相信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藏匿相关的证据,我一定会立刻召开宗教法庭的审讯会议,必要时甚至会动用酷刑来取得这些证据。为了查明事情的真相,我绝对不计一切代价,也不惜采取任何手段。 那么,阿古思提诺神父,你打算如何证明我们修道院里有所谓的纯洁者呢?八十岁的乔吉欧修士倚老卖老的大喊。难道你要亲自一个一个的拷打我们吗? 我这就向各位说明我的做法。 语毕我便示意院长的姪子马提欧把一个柳条笼子拿过来,笼子里装着一只我在圣堂会议开始之前请人先准备好的母鸡。此刻,那鸡由于受到惊吓的缘故,正不停的东张西望。

诚如各位所知,卡塔尔分子不吃肉也不杀生。如果你是个卡塔尔分子,而我又给你这样一只鸡,请你把它杀掉,你一定不肯的。 乔吉欧修士看见我把刀架在那鸡脖子上,顿时胀红了脸。 如果你们当中有人不肯杀这只鸡,就代表他是个卡塔尔分子。因为卡塔尔分子相信有罪的人在死了以后,灵魂会寄居在动物身上,回到人世来赎罪,所以他们认为杀害动物就等于是取走某个人的性命。 我把那只鸡放在桌上,紧紧按住,并将它的脖子拉直,让大家看个清楚,然后再将刀子递给坐得离我最近的季尤塞佩.波特拉菲欧修士。我一声令下,那刀刃便划过了鸡脖子,溅得我们浑身是血。 你们看,这样季尤塞佩修士就没有嫌疑了。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难道没有比较委婉的方法可以判定谁是卡塔尔分子吗?乔吉欧修士一脸的骇然。

当然有啦!事实上有很多方法可以把他们找出来,只是效果比较不明确罢了。比方说,如果你把一个十字架放在卡塔尔分子前面,他们是绝对不肯去亲吻它的。他们认为十字架是用来折磨人的一种工具,我们的主就死在上面,因此只有像我们这样邪恶的教会才会去膜拜它。除此之外,他们也不愿膜拜圣人的遗骨或遗物,而且拒绝撒谎,更不怕死。当然啦!这只有那些完人能够完全做到。 完人?有好几个僧侣好奇的问道。 意思就是完美的人。我向他们解释。他们是指导卡塔尔分子的心灵的人,过着比我们都更像使徒的生活。由于基督和他的门徒都一贫如洗,因此他们也不肯拥有任何财物。他们负责吸收那些想加入卡塔尔教派的人。新加入者每次遇见这些完人都得行屈膝礼。只有这些完人有权带领信徒举行公开的告解。在这些告解仪式中,那些异端分子会招认自己所犯的罪,并交由众人讨论,最后才获得公开的赦免。此外,这些完人也是唯一能够举行所谓的consolamentum(安慰礼)的人,这是卡塔尔分子唯一能够接受的一种圣礼。

consolamentum?先前那些人再度问道。 这是集浸礼、圣餐礼和临终涂油礼三者于一身的一种仪式。我解释道。其方式就是在新加入的信徒头上放一本圣书,但这本书绝对不是圣经。他们认为这种仪式是一种精神上的浸礼,谁有资格接受这种浸礼,谁就能成为一个真基督徒,变成一个得到抚慰的人。 你凭什么认定季伯托修士和艾雷桑卓神父是他们当中的一分子呢?史塔法诺修士问道。他是院里的司库,总是笑口常开,并以他管理院内财务的绩效而自豪。我可从没看过他们拒绝佩戴圣十字架呀!而且我也不相信他们接受过那种把书放在头上的浸礼。 好几个修士闻言都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史塔法诺修士,你一定看过他们进行严格的禁食,不是吗?

大家都看过呀!禁食可以提升我们的性灵。 对他们来说可不是这样。卡塔尔分子认为禁食乃是达到consolamentum的一种方式。至于有关十字架的事,我们可不要搞混了。对卡塔尔分子而言,如果一个十字架是拉丁式的,他们只要把它的末端用锉刀锉得钝一点,就可以安心佩戴了。如果那个十字架是希腊式的,他们也可以接受。况且,史塔法诺修士,我相信你一定看过他们跟我们大家一起念诵天父经吧!事实上,这是他们唯一能够接受的经文。 阿古思提诺神父,这些都只是间接证据而已。史塔法诺修士说完便坐了下来。 也许吧!我很愿意相信艾雷桑卓神父和季伯托修士只是认同卡塔尔分子的理念但还没受洗,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没有罪。况且我记得在李奥纳多.达文西绘制他那幅可疑的壁画时,艾雷桑卓神父曾经全力配合他的需要,甚至愿意被画成犹大。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愿意这样做。 请说。众修士齐声表示。 因为,对卡塔尔分子而言,犹大只不过是上帝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他之所以出卖耶稣乃是出于善意,是为了要让预言得以实现,让我们的主能够牺牲祂的性命来拯救世人。 你的意思是李奥纳多也是个异端分子啰? 贝尼狄托修士听见尼可洛.皮阿迪纳修士的问题,脸上露出了笑容,不久后,他便离座到中庭小解去了。 尼可洛修士,这点请你自行判断吧!李奥纳多总是穿着一身白衣,不吃肉,连一只苍蝇也不肯打,而且据我们所知,他还不近女色。除此之外,他在那幅《最后的晚餐》中,不但没把圣餐礼中的面包画出来,还把圣彼得画成了手持匕首的模样。在卡塔尔分子眼中,圣彼得代表他们所谓的撒旦的教会。对他们而言,只有撒旦的手下才会在耶稣最后的晚餐当中拿着一把匕首。 可是李奥纳多把酒画出来了呀!院长说道。 这是因为卡塔尔分子也喝酒的关系。不过,院长,请您注意:根据福音书里的记载,当天晚上他们吃的应该是逾越节的羊肉,但李奥纳多画的却是一条鱼。您知道这是为了什么缘故吗? 院长摇摇头。于是我便对他说道: 您还记得您的姪子曾经在季伯托修士死前听他说了一些话吗?他说:卡塔尔分子不吃任何靠着交配而繁衍的动物。在他们眼中,鱼是不交配的,因此可以食用。 众人闻言纷纷对我的分析表示佩服。对于我的说明,他们一直都全神贯注的聆听,并且很惊讶自己为何先前没有看出那幅画里所隐藏的异端思想。 各位弟兄们,现在我要请你们逐一回答我的问题。我的语气开始变得严肃起来。请各位摸着自己的良心,当着弟兄们的面大声的说出来:你究竟有没有主动或被动的奉行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仪式? 众人闻言都屏住了呼吸,不敢作声。 只要你们今天在离开这个房间之前宣誓悔改,就可以得到教会的宽恕。一旦过了这个时间,就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