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奇幻小说 遥控谋杀案

第8章 第七章

遥控谋杀案 倪匡 12974 2023-02-05
高翔就站在电话机之旁,他顺手拿起了电话来,只听得方局长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兰花,你这么早就起来了?高翔是不是在你这里。 我是高翔,局长。高翔忙回答。 高翔,事情有了极意外的发展! 高翔忙吸了一口气,道:是不是陈宝明 是的,方局长不等高翔说完,便打断了高翔的话头,陈宝明意外死亡,我们初步检查,认为他可能是自杀的! 高翔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下呻吟声来。 他急问道:自杀?他是绝不可能自杀的! 为什么?或者他表面上装出不怕和你打官司的姿态来,实际上,他的内心,却十分恐惧,是以他便畏罪自杀了!方局长回答着。 高翔苦笑了起来,他无法以简单的言语,来向方局长解释陈宝明绝不可能自杀的原因,但是他自己的心中,却是再明白也没有了!

陈宝明自然是不可能自杀的,因为他在离去的时候,先向陈宝明射了一针,陈宝明在两小时之内。昏迷不醒,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怎会自杀? 方局长,高翔又问,陈宝明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死去的? 手枪,他的头顶中了一枪,而枪就在桌面上,可疑的是,陈宝明中枪的地方是在头顶,很少人自杀,会选择自己的头顶开枪的,而且,他也没有紧握着那柄手枪。 方局长,陈宝明是被谋杀的,快派人去包围徐健的住宅!高翔叫嚷着。 徐健? 是的。他是凶手! 高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绝不是,快派人去包围他!木兰花一步跨了过来,自高翔的手中,接过电话来,道:局长,我是兰花,你不必派人去包围徐健,我相信这件事,一定还有极其惊人的背景,警方派人去包围,反倒打草惊蛇,还是我和高翔两人,先去探索一下的好,你千万别将刚才高翔说的话,转告第二个人!

方局长叹了一声,道:我完全糊涂了,好的,我现在在陈宝明的住所之中,请高翔一回警局,就立即向我报到! 高翔就站在电话旁,他也听到了方局长的命令,是以他大声道:是。 木兰花放下了电话,安妮忙道:兰花姐,我也去! 木兰花摇头道:安妮,现在我感到我们犯的错误,不止一个,我们先是判断错了凶手是什么人,但是,我们连犯罪的动机,也判断错了,这件事,可能有着极严重的犯罪动机! 高翔和安妮两人,睁大了眼睛。 木兰花的神情,十分严肃,她又道:我们一直未将徐健列为对象,所以也根本没有注意他,徐健是提前退休的,高翔,相信你知道? 是的,他提前退休,因为国防部怀疑他可能和敌国挂勾,但是经过周密的调查,却没有证据,接着,徐健便以健康不佳为理由申请退休了。

可是事实上,徐健的健康极好,所以我怀疑这件事一定有惊人的发展,安妮,你留在家中,随时接受我们两人的联络。 安妮紧张地问:兰花姐,你的意思是,可能十分凶险? 木兰花点头道:是的! 木兰花将她身上的小型无线电通讯仪拿出,放在桌上,安妮接了过来,问道:兰花姐,如果你有了意外,那怎么办? 那就要靠你自己决定了,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和方局长联络。 安妮咬着指甲,点了点头。 木兰花和高翔,一起向外走去,朝阳刚在那时升起,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有一阵轻微的暖意,木兰花道:徐健一定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曾潜进陈宝明的住所,是以他绝想不到他会被怀疑,我们见到了他,也绝不可露出口风来。高翔一面点着头,一面叹息着,道:这实是再也想不到的事。木兰花先走到车旁,拉开了车门,他们两人,一起进入了车中。

当木兰花和高翔两人,来到徐健的住宅之前,跨出车子的时候,徐健在花园中浇花了,那四个探员,也在帮助徐健整理着花草。 徐健一看到高翔和木兰花。就挥着手,道:两位早!高主任,为了你的事,我昨天一整天都闷闷不乐,太岂有此理了! 高翔耸着肩,道:我现在反倒好了,无官一身轻! 他们一起推开了花园的矮门,走了进去,木兰花道:现在倒也不怕什么了,反正这场官司,是再也打不下去的了。 徐健像是未曾听到木兰花的话一样,道:两位请随便坐。 木兰花说那句话,听来好像是全然无意,但其实却是含有深意的。 因为陈宝明的死亡在清晨发生,报上和电台的新闻报告,都还不可能提及这件事,除了警方的高级人员和陈宅中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陈宝明已死了。

如果徐健反问为什么,那就表示他真的不知道,或者是在掩饰,如果徐健对木兰花的行为,一点也不表示怀疑,说一声是啊,那就表示他早已知道了陈宝明的死。他如果不知道陈宝明的事,如何会这样问?而他如果已知道陈宝明死了,那他一定就是杀人的凶手了。 因为若不是陈宝明死了,木兰花的话就不能成立,只有陈宝明死了,这场官司才会打不下去,不了了之! 可是,木兰花那句试探的话,却没有得到任何的结果,因为徐健既没有反问为什么,也没有说是啊,他像是根本没有听到! 而木兰花自然不会蠢到继续问下去,她如果再试探的话,那反倒着了痕迹了,她和高翔两人,一起走进徐健住所的客厅去。 徐健放下了水壶,跟了进来。 木兰花望着徐健,道:徐将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曾在工兵部队中服务过。

是的,后来机械工程兵团成立,我是第一任的司令员。徐健叹了一声,道:可是,这些全是过去的事情了! 高翔和木兰花两人互望了一眼。 他们两人,虽然没有交换任何意见,但是他们的心中都在想,一个工兵部队的军官,自然是有着丰富的工程知识的人。 那么,他要制造巧妙的远程控制的仪器。应该不是十分困难的事了,木兰花又道:可是你现在的兴趣,好像是在园艺方面。 徐健低着头,整理了一下沙发上的靠垫。 由于他低着头,所以木兰花和高翔两人,也无法看得清他脸上的反应如何。他答道:也不一定,我因为起得早,所以才种了些花,事实上,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机械工程室,家中有很多精巧的装置,全是我动手制造的。 木兰花笑道:的确,那可以增加很多生活情趣,徐将军,我们可以参观一下你那工作室么?

当然可以!徐健愉快地回答着。 徐健答得那么爽快,而且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有一间工作室的,这不禁使木兰花皱了皱眉,因为这使她摸不透徐健的底。 徐健向一条走廊走过去,高翔和木兰花两人,跟在后面,他们经过了一条只有十夹呎长的走廊,徐健才推开了一扇门。 推开那扇门之后,徐健立时着亮了灯,在门上的是一道梯子,徐健一面向下走去,一面道:我是利用地窖作我工作室的。 高翔和木兰花两个,跟着走了下去,到了楼梯下,徐健又着亮了另一支灯,整个地窖,已变得十分明亮高翔和木花两人四面一看,只见地窖中几乎有着各种一应俱全的工具! 在那些工具之中,甚至还包括了一些小型的车床,和一座小型的刨床在内。利用这些工具,几乎可以制造出任何机械装置来。

木兰花笑道:徐将军,你将这里称之为小小的工作室,那实在大谦虚了! 徐健也笑着,道:这一切设备,是我退休的时候,工程兵团的官兵。全体捐钱买来送给我的,我虽然被上级怀疑通敌,但是下属对我,着实不错! 高翔道:关于你通敌受嫌的一事,国防部早已有了澄清了。 没有!徐健有点愤然,他们是说证据不足,并不肯证明我是清白的! 木兰花向前走去,东看看,西摸摸,她知道既然是徐健主动带他们到这里来,要发现一些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如果她装成了十分有兴趣的样子,那或许能引起徐健的紧张,是以她仍然一面留意徐健对她行动的反应。 木兰花一面留意着,一面又道:徐将军,你有那么完善的机械制造设备,请问,你有一些什么制成品,可以让我们开开眼界?

徐健道:有! 他顺手拿起一柄锤子来,道:这就是了! 高翔坐了起来,道:这是什么,这只是一柄锤子! 徐健也笑着,道:高主任,如果你说这只是一柄锤子,那么,你的观察力,未免太差了!你看,这是一柄枪,一柄特殊的枪! 徐健一面说,一面扬起锤柄来,手指在锤柄的一个突出的红点上,按了一按,一下不会比开一瓶汽水更响的声响过去,在前面七码处的一块钢板,当地一声响。已经穿了一个孔!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都陡地吃了一惊! 因为这一切,实在来得太突然了! 制造这种秘密武器,就算是一个退休的将军,也没有这样的权力,更何况这种武器的威力,还远在普通的枪械之上! 徐健为什么忽然要在他们的面前,表现这种秘密制造的枪械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两人一来,就已给徐健看出了破绽!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几乎是同时想到了这一点的! 可是,当他们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却已经迟了,徐健手中的那柄锤子,锤柄已移了一移,对准了高翔,而高翔和木兰花,正站在同一直线上。 从这柄锤子刚才射出的子弹,竟可以射穿钢板这样的厚度看来,如果徐健再发射一枚子弹的话,那么,这枚子弹毫无疑问,可以穿过高翔的身体,然后,再将木兰花射死的。 徐健一将锤柄对准了高翔,便道:别动,你们两人! 木兰花立时笑了起来,道:徐将军,你是在开玩笑么?我相信这种武器,一定是军方委托你设计制造的,是不是? 徐健听了木兰花的话之后,略为犹豫了一下,像是在刹那间,他也不能肯定木兰花和高翔两人,是不是真已知道了他的底细一样。 可是,他那时间极其短暂的犹豫,却也未曾给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带来任何改变局势的机会。 徐健立时又冷笑道:开玩笑?谁和你们开玩笑,你们两人想来调查什么,不妨可以直说了! 木兰花摊开了双手,道:我们要来调查什么啊? 这时候,木兰花唯一的办法,便是尽量装着什么也不知情,尽量表示自己根本未曾对徐健有丝毫的怀疑,那么,或者还可以使徐健以为事情还可以隐瞒下去,而改变目前的局势。 但是,木兰花的企图却失败了! 徐健立时冷笑了起来,道:不必抵赖了,木兰花,你在走进来的时候,所讲的第一句话,不是已在试探我是不是知道陈宝明的死讯了么? 一听得徐健讲出那样的话来,高翔的耳际,不禁响起了嗡地一声,他立时道:你这毫无人性的杀人凶手! 徐健阴森地笑了起来,道:你们终于承认来此的目的了,老实说,我十分佩服你们,我被怀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你们向后退! 高翔转过头去,向身后的木兰花望了一眼,木兰花紧抿着嘴,向高翔点了点头,高翔和木兰花两人,一起向后退了开去。 高翔一面向后退,一面道:我想不出你有什么法子来处置我们。 你当然想不出!徐健回答,就要有你们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徐健陡地踏前一步,右脚重重向地下踏去。 当他一脚踏下去之际,木兰花和高翔两人的身后,突然傅出一阵滋滋声来,他们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他们身后的墙上,已出现了一度暗门。 墙上忽然出现了一度暗门,那还未必是出于木兰花和高翔两人意料之外的事。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真出乎他们两人的意料之外了!只见暗门一开,从暗门之中,便走出四个手持手提机枪的大汉来,徐健喝道:你们先进去,我要上去对那四个探员说,你们从后门走了,再来见你们!在四柄手提机枪的指吓之下,木兰花和高翔更没有反抗的余地了,他们只得走进了暗门之内。徐健一面向地窖上走去,一面还在吩咐道:叫他们两人,将手放在头上!那四个持枪的大汉喝道:听到没有? 木兰花和高翔深深吸了一口气,同时将手放在头顶,走进了暗门。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才进暗门,暗门便已滋滋响着,自动关上。可是暗门虽然关上,他们的眼前,仍然十分明亮。 而且,他们所看到的情形,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 那是一条设备极其完善的地道! 那的确是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再也想不到的事,因为这里是住宅区,而在徐健的房子之下,却会有着那样的一条地道! 那条地道不但有着完好的灯光设备,而且,也有着良好的通风系统,若不是他们已经置身其间,只怕有人对他们说了,也不会相信! 而在通道的两旁,还有着五六扇门,那显然是暗室了。从那种情形来看,这地道的存在,决不是近期间的事,而是已有了长远的历史的。 而且,从地道的宽宏和它的设备来看,那也绝对不是私人力量,所能达到的!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互望了一眼,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们的心中都明白。军方怀疑徐健和敌国有勾结,显然不是空穴来风的事。 现在,徐健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他的住宅,却还掩护着敌国的秘密地下机构!这个秘密地下机构,只怕连军部也一无所知! 这时,木兰花和高翔两人的心中。实是又惊又喜! 他们喜的是,发现了这样的一个重大的秘密,但是,令他们吃惊的却是,他们既已知道这样重大的秘密,那也就是说,他们的处境更危险了!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在手提机枪的指挥下,来到了一扇门前,一到了那扇门前,那扇门,便自动移了开来,门内是一间陈设极其华丽的办公室。 在一张巨大的写字抬之后,坐着一个面肉瘦削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的身后,还站着两个人,木兰花和高翔才一走进来,那中年人使用阴森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两人,然后,才冷冷地道:欢迎你们到这里来,请坐,我们可以慢慢谈谈! 高翔立时冷笑了一声,道:不论你是什么人,你都要立即向我们投降,你的末日到了! 那中年人冷冷地道:不是吧! 高翔一声冷笑,道:正是!我们到徐健这里来,警方也早知道了,如果我们突然失踪,你想警方会采取什么措施? 那中年人双手交叉着,放在桌上,道:警方不会怀疑徐将军的。 高翔立时说道:警方已经知道,徐健是凶手了! 那中年人略震了一震,道:那也不要紧,有你们和我在一起,我们总是安全的,我们还是回到老题目上来,好好谈谈,怎么样? 高翔还想说什么,但是木兰花却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开口,她像是若无其事地问道:好啊,我们谈些什么? 那中年人道:两位请坐! 高翔满面怒容,但是木兰花立时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一起在沙发坐了下来。四柄手提机枪的枪口,仍然对准了他们。 那中年人讲话的声调,始终不急不徐,听来很沉稳:这表示他是一个极工心计的人,他道:我们的目的。是要控制宝记集团。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 木兰花立时道:那你们有什么好处? 那中年人笑了笑,道:那是我们的秘密。而事实上,我们现在,也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如果不是你们从中作梗的话。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都不出声,只是发出了一下冷笑声来。 那中年人又道:我们用巧妙的方法,杀了宝记集团的几个主要的股东,最后,又安排了陈宝明的畏罪自杀,在那样的情形,根据陈宝明当日出让股权时的协定,所有的股权,便都会落入徐将军的手中,徐将军就成为唯一的大股东了! 木兰花向高翔望了一眼,哦地一声,道:原来他们之间,还有那样的一个协定! 是的,那中年人说,他们协定,占宝记集团控制性的股权,要尽量设法不流出他们十一个人的手中,所以徐将军有这种权利,优先购买。 高翔不由自主,叹了一声,道:我的调查,还做得不够精密,我只知道,陈宝明有优先收购股份的权利,却未知道他们相互之间,还有这个权利! 木兰花却淡然一笑,道:是啊,如果我们早知道了这一点,那么,也不会一直钻牛角尖,认定陈宝明就是凶手了! 他们两人自顾自交谈着,仿佛他们根本不知身在险地,也仿佛他们只有两个人,那中年人像是根本不在他们面前一样。 那中年人皱了皱眉,略有不耐烦的神色,他又道:我想,如果警方认为陈宝明畏罪自杀,这件事也不会再有人追究了。 高翔冷笑着,道:可惜,我已知道了谁是凶手。 那中年人一伸手,在他的面前的笔座中,取下了一支笔来,然后,又拉开了抽屉,取出了一本支票簿,将之打了开来。 他抬起头来,望着高翔,道:高先生,我想和平解决这件事。如果你肯的话,只要你说一个数字,我就可以照付! 高翔的脸上,立时现出了愤怒之极的神色来。 霍地站了起来,但是他刚一站起。在他身边的木兰花,就垃了拉他的衣袖,抢先道:你想贿赂高主任,那是最错误的打算! 那中年人摊了摊手,道:但是我却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比将你们两人杀死,要好得多。 木兰花笑了起来,道:先生,你何必讲一些连你自己也不相信的话?看来你不像是蠢人,何以你不明白你根本不能杀死我们的道理? 那中年人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但是,他还是在勉强地笑着,道:兰花小姐,你的话也不一定对,我们不是不能杀你,如果我们肯作一定程度的牺牲的话,你们两人,还是性命难保! 木兰花笑得更从容,道:是的,我同意你的话,但你必需作重大的牺牲,你必需放弃控制宝记集团,尤需放弃这里的秘密机构,必需放弃你们的最好掩护人徐健。我不妨大胆预测一句,先生,你的上级,决不会付给你那样的权力! 那中年人的面色变得更难看。 木兰花的话,显然已说中了他心底深处的秘密,是以他的镇定消失了,他握住了笔的手,在不由自主剧烈地发着抖。 从那样的情形看来,受手提机枪指吓的,倒不像是高翔和木兰花两人,反倒是那个中年人一样,他显得愤怒而狼狈! 高翔看到了这样的情形,不禁哈哈一笑,坐了下来。木兰花续道:而且,我也知道你们控制宝记集团的目的了! 那中年人突然吼叫了起来,道:你不可能知道! 我当然知道,木兰花针锋相对地回答,你们控制了宝记集团之后,就可以逐步将你们的人渗进宝记集团去,而更换原来的职员和工人,到最后,你们就可以利用宝记集团的生产设备,来为你们制造各种各样的武器,供你们侵略输出之用! 那中年人的面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甚至他讲话的声调也变了。他立时厉声道:小姐,你太聪明了,你知道得太多,那对你来说,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 木兰花若无其事地笑着,道:没有好处?你错了,大有好处才真,因为我知道了你们的目的,我知道你们不会轻易放弃,你们不会轻易放弃,那就表示我们两人,安全得很! 木兰花讲到这里,转过头去,道:高翔,现在你明白了?真正反对宝记集团和云氏集团合并的,不是陈宝明! 高翔点头道:是的,陈宝明的刚愎和自傲,只不过自始至终,被他们利用了而已,那主张合并的三个大股东,更是瞒在鼓里! 木兰花笑道:这件谋杀案到如今,可以说已经水落石出了! 高翔道:是,连它的幕后最高主使人也查明了! 他们两人又自顾自地说着,那中年人的面孔,一阵青一阵白,显见得他的心中,又惊又怒,他陡地拍了一下桌子,喝道:住口!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一齐向他望去。 从木兰花和高翔两人的神情看来,他们两人,倒像是完全占了上风一样,那使这中年人的怒意更甚,他一字一顿地道:你们每人一百万元,够了么? 木兰花道:别白费心机了! 那中年人吼叫道:你们该知道,如果你们不接受我和平解决的办法,那只是自讨苦吃,我们就算作出重大的牺牲,也还可以从头来过! 木兰花冷笑着,用充满了讥讽的声音道:还是去请示你的上级吧,你根本没有这个权力决定这一切,而且,你是不是有撤退的机会,也很难说了! 那中年人紧瞪着木兰花,就在这时,桌上的一盏红灯,突然闪亮了起来,那中年人伸手在一个掣上一按,房门打了开来。 只见徐健走了进来,徐健一进来就问:怎么样? 那中年人闷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徐健立时向木兰花和高翔两人望去,道:两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方局长已经带着大批探员,到过我这里了! 高翔和木兰花两人,呆了一呆。 高翔立时道:如果他来过了,你这个老狐狸,还会不被带走么?徐健呵呵笑了起来,道:真这个老狐狸,倒还有几分狡猾,方局长已给我骗走了,你们果然己对方局长说过我才是凶手,但是你们说得太匆忙,未曾解释其中的原因,是以方局长也根本不相信,所以我三言两语,就将他打发走了!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又互望了一眼。 徐健显得十分得意,道:我对他说,你们两人来过,来的时候,指我为凶手,后来,你们发觉自己想错了,向我道了歉,又离开了,所以,你们两人,如果突然消失的话,那和我们这里,是再也没有关系的了,怎么,这消息不坏吧!那中年人笑了起来,他的面色不再那么难看了,他道:简直是好消息!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都不出声。 在刹那之间,他们两人都在想,那是不可能的事! 方局长可能是真的来过了,也可能是真的又离去了,但是却决不是如同徐健所想的那样,凭他的三言两语,就将方局长骗了过去。 方局长是一个极有头脑,经验老到的警务人员,如果他竟那么容易受骗的话,他怎能长久以来,主持一个大都市的警政? 精明的方局长,一定是猜到自己两人,已经出了事,是以他才率队离去,暂时不出声。然后,再在暗中设法了救人的。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只沉默了极短的时间,木兰花便道:那倒真要恭喜你们了,现在,为什么还不命令枪手开枪? 那中年人和徐健两人,立时对望了一眼。 在他们两人的脸上,也不禁现出了犹豫的神色来。 这时候,自然可以不必再顾忌木兰花和高翔两人了。但是,他们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顾忌。木兰花和高翔两人,究竟是极其重要的人物! 如果他们两人就此失踪的话。这里是他们最后出现过的地方,警方总会起疑心的,如果警方来一次大规模搜索的话。 徐健和那中年人,显然都是同时想到这一点的,是以他们在互望了一眼之后,那中年人笑了起来,道:小姐,你倒很不怕死。 木兰花笑着,道: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我只不过肯定我不会死而已! 那中年人的面色又变了一变,但随即又恢复了镇定,抬起头来,对那四个枪手道:将他们带到G室去,严密看守! 那四个枪手立时齐声喝道:起来!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虽然从来也未曾想到过屈服两个字,但不论是什么人,在那样的情形下,也只得听从那四个枪手的命令。 他们站了起来,仍然在那四个枪手的指押之下。走出了这间房间。 他们两人才一离去,徐健和那中年人的神色,便陡地紧张起来,徐健立时来到了写字台前,道:如何处置他们两人? 那中年人道:你确信已骗过了方局长? 徐健不禁呆了一呆,道:事实上,他已离去了! 那中年人一挥手道:自然是杀了他们! 徐健道:自然,那还用说,绝不能留着他们,但是问题是如何下手,如果就在这里将他们杀死,警方日后还会怀疑我们的。 那中年人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要想一个巧妙的法子,先令他们离去,在另一个地方出现,然后再下手。 徐健道:最好在他们两人死前,再仿效高翔的声音,打电话给方局长,说地们已得到了新的线索,找到了真正的凶手,现在正在一处地方,要方局长立时带人去,而等到方局长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发现的是两个死人,那我们就可以完全脱去干系了! 那中年人道:对,这是最好的办法,你有高翔声音的录音没有? 有,电话可以分析出他的声波幅度和音量来,要模仿他的声音,并不是困难的事情,问题是我们在什么地方下手。 那中年人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来回踱了几步,道:最好是在郊外,拣一处荒僻的地方,你心目中可有理想的地点? 徐健只想了十几秒钟,便道:有了!在郊外的一个小岛上,那儿是海军练炮的靶场,从来也没有人到过,在那地方下手最好了! 那中年人拍着徐健的肩头,道:快去准备! 徐健转过身,就走出了密室。 徐健说得不错,方局长在接到了高翔的电话,听得高翔在电话中。说徐健才是凶手,又等了许久,仍未曾接到高翔的第二个电话,他的确带着大批人,赶到过徐健的家中。 而且,在徐健和他说了一番谎话之后,他也立即离开了徐健的家。 但是木兰花也没有料错。 方局长绝不是相信了徐健的话! 徐健是凶手,这话是高翔在电话中,亲口对方局长讲的,而且,在讲那句话的时候,高翔是和木兰花在一起的,高翔一个人的判断,或者还会有错误,但是高翔和木兰花在一起,他们两人同时发生判断错误的可能,却实在是太少了! 而方局长之所以立时离去,是他一看到徐健那种毫不在乎的神情,和他所讲的话,他已经料到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已出了事! 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到这里来过,他们自然是落在徐健的手中了,方局长是十分老练的人。他知道,有木兰花和高翔两人在敌人的手中,他如果操之过急的话,那反而对两人不利了! 是以,他立时装成相信徐健的话的样子。 而方局长由于根本不知道徐健犯罪行动的背景,是以他百密一疏,也未曾想到这样一来,给木兰花和高翔两人,造成了更大的危机! 方局长在离开了徐健的住所之后,不是回到陈宝明的住宅,而是回到了他的办公室。而且,立即通知了安妮,穆秀珍和云四风三人。 安妮,穆秀珍和云四风三人,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了方局长的办公室中来。当方局长将经过的情形,讲了一遍之后,办公室的气氛,变得十分沉重。 穆秀珍霍地站了起来,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方局长道:我已命几个探员,埋伏在徐健住所的周围,一有异动,立时便向我直接报告,直到如今,还未有报告来。 穆秀珍著急道:方局长,如果兰花姐和高翔,已落在他的手中,就在他的屋子中,他也一样可以对他们加害的! 安妮咬着指甲,道:那只怕不会,徐健不会在他家里下手,因为那是兰花姐和高翔哥最后出动的地方,他会有顾忌。 穆秀珍道:他是一个疯狂的杀人凶手,还会有什么顾忌。 方局长皱着眉,道:秀珍,徐健如果是凶手,那么他不是一个疯狂的凶手,他是一个冷静之极的凶手,一个冷静的凶手,在凶杀之后,必定先考虑到他行事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云四风也着急道:那怎么办?我们难道守着,等他们想出了完善的杀人方法时再采取行动?如果那样,那就迟了! 当然不是那样,我想,你们三人,去见徐健,你们可以假托收到了木兰花的密秘通讯,或者是类似的消息,才去找他的 方局长才讲到这襄,安妮便啊地一声,道:唉,我也是太着急了,怎么忘了,我和兰花姐之间,是可以通话的! 她一面说,一面立时取出了那小型无线电通讯仪来,按下了一个红色的掣,道:兰花姐,兰花姐,你听到我的声音么? 她叫了好几遍,可是自那小型无线电通讯仪中,却只是发出了一连串的胡胡声和丝丝声来,并没有木兰花的声音。 安妮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云四风道:无线电通讯受了遏阻! 方局长忙问道:在什么情形下,才会出现无线电受遏阻的情况? 云四风立即回答道:有好几个情形可以造成这种遏阻,但是现在,最大的可能,是厚的水泥层,阻止了无线电波的正常发射。 穆秀珍叫了起来,道:那样说来,兰花姐和高翔,可能是在地窖之中,方局长,如果地窖另有秘密出口,你布置的监视,不是白费了么? 方局长也不禁脸上变色,他忙按了电话器的掣,道:快来人,快! 两个高级警员,立时走了进来。 方局长道:你们快到工务局去,查一查在徐健居住的那一区中,是不是有着地道,或是类似的建筑,快去,立即向我报告! 那两个高级警官,听完方局长的命令,立正,敬礼,转过身便奔了出去。方局长站了起来,走了一圈,道:你们也该出发了! 穆秀珍根本不待方局长说完,便已来到了门口,云四风和安妮两人,跟在她的身后,他们三个人,由云四风驾着车,直向徐健的住宅而去。木兰花和高翔两人,被四个枪手押着,离开了那间房间,他们也不知道那中年人口中的G室,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他们被押着,在地道中走了十几码,在另一扇门前,停了下来,一个枪手踏前一步,取出了一片磁性锁片来,插进了一个孔隙之中。 当他取出了那磁性锁片时,那扇门便打了开来,那扇门厚得出奇,足有一尺厚,门内一片漆黑,四个枪手喝道:进去! 木兰花才一走进去,门便砰地关上。 而当门关上了之后,他们两人的眼前,简直一线光也没有,高翔立时取出了一只小电筒来,扳亮了,向四面照射了一下。 那小电筒发出的光芒,十分微弱,但是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实在太黑暗了,是以小电筒发出的光芒,也可以使他们看清他们所处的环境了。 那是一个极小的空间,四面全是粗糙的水泥墙,在那不到六尺见方的空间中,什么也没有。木兰花已取出了无线电通讯仪来。 可是,当她按下了掣之后,她所听到的,只是一阵胡胡声,木兰花苦笑了一下,道:这里的水泥墙太厚了,无线电波,受了阻遏。 高翔手中的电筒,仍然在照射着,他发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气孔,也发现了四角,却装着电视摄影管,他们的行动,显然在监视之中! 高翔关上了小电筒,在他们的面前,又是一片黑暗,高翔道:兰花,他们准备如何处置我们,你是不是想得到? 木兰花冷静地道:自然是杀死我们! 他们难道没有顾忌? 自然有的,那便是他们为什么暂时囚禁我们而不下手的道理,我想,他们正在想一个巧妙的谋杀方法,那也不会要太久的时间。 如果他们想出了办法,那我们 高翔并没有再向下讲去,而木兰花也没有接口,黑暗之中,一片沉寂。 高翔的那句话,实在是不需要再讲下去的,只要对方想出了办法,那么,他们两人的处境,实在是再危险不过了! 高翔在沉寂中,已拿了麻醉枪在手。 木兰花像是已知道了高翔有什么动作一样,她道:我看我们不会有什么机会。 高翔道:这里那么黑暗 他才一句讲完,黑暗突然消失,强光自四面八方。照射了过来,高翔和木兰花,被照得连眼也睁不开来,接着,便听得门被打开的声音。 在那样强光的照射下,高翔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他一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他还是接连板动了四五下枪机,射出了四五枚麻醉针来。 他也无法知道自己射出的那四五枚麻醉针,是不是射中了人,只听得门口,响起了一阵怒喝声。其中有徐健的声音。 随着怒喝声,便是一阵惊心动魄的枪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