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奇幻小说 遥控谋杀案

第6章 第五章

遥控谋杀案 倪匡 8184 2023-02-05
搜索不但在陈宝明华丽的办公室中展开,而且,也在整幢大厦中展开,高翔向陈宝明招了招手,道:请你走到我的面前来。 陈宝明怒道:作什么? 搜查你的身上!高翔简单地回答。 陈宝明发出了一声怒吼,他向门口大叫道:秘书,通知律师立即来,我忍耐也有限度的,快通知他们,叫他们全来! 高翔道:就算是全世界的律师都来了,你也不能不让我搜查。 陈宝明霍地站了起来,直走到了高翔之前,道:好,看你的,我不信没有一条法律可以制裁像你这样的饭桶! 陈先生,高翔立时指着他,你说话要小心一些,辱骂警官是犯罪的! 陈宝明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高翔仔细地搜索着陈宝明的全身,连鞋跟也搜到了,可是即并没有什么发现,而五分钟后,三个律师已经赶到了。

高翔认识那三个律师,他们全是本市最知名的律师,当高翔任控方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和他们在法庭上展开唇枪舌剑。 他们一到,其中一个便道:高主任,请你下令搜索暂停进行,我们要查看搜索令。 高翔向桌上一指,道:桌上。 几个律师将搜索令拿了起来,三人聚在一起看看。 陈宝明迫不及待地问道:可以将他们赶走么? 那三个律师无可奈何地摇着头,道:不能,搜索是合法的,但是,这种大规模的搜索,应该向被搜索者详细解释原因! 高翔冷笑着,道:大律师,你别以为我不懂法律,我想你是说错了,我有义务向法庭解释搜索的详细原因,而不是向他! 高翔在说到一个他字之际,向陈宝明指了一指。 那律师的神情,有点尴尬,但是他立即道:随便你向什么人,如果你的解释不被法庭接纳,你可曾考虑到有什么后果?

这一点,高翔立时回答,警务人员的权力和责任的规章中,规定得很清楚,我想不必由你来提醒我了,我完全知道。 那律师又道:你会接受控诉! 高翔道:那要看我是不是搜得到我要的东西而定! 那三个律师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道:我们要和我们的当事人研究一下,也就是说,我们要单独说话。 你们可以到那边去交谈,但不能离开!高翔回答。 那三个律师,拥着陈宝明,到了办公室的一角,一个律师低声问:警方为什么要展开大规模的搜索,究竟是为了什么? 好像是为了谋杀案。陈宝明回答。 三个律师呆了一呆,齐声道:那么 陈宝明怒道:你们在胡思乱想什么? 一个律师将声音压低到耳语的程度,道:看来,高翔像是颇有把握,如果给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陈宝明怒喝了起来,道:他绝找不到什么,你们最好是快想法子,替我研究如何控告他的好,尽量想办法替我找他的罪名! 一个律师道:可以告他失职。 三个律师在研究着,陈宝明则满面怒容地望着高翔。 陈宝明没有说错,高翔和他带来的大批探员,找不到什么。他们找遍了整座大厦,找过了陈宝明的住宅,汽车和游艇。 他们使用了最新型的仪器,而且,也动用了全市最能干的搜索专队,但是高翔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无线电操踪仪! 当高翔离去的时候,陈宝明的手指,几乎指在他的鼻尖上,道:高主任,你等着在法庭上,听我对你的控告罢! 高翔若不是身为警务人员,真想一拳直打在他的鼻子上!但当时,以他担任的职务而言,他自然是不能随便出拳打人的。

他只是闷哼了一声,带着大批警员,收队离开;一方面,又命人严密监视陈宝明的行动,然后,他才回到了警局。 当他在归途中时。又已然是夜色朦胧了,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搜索上,而却遭到了失败,疲倦和沮丧。一起袭上了心头。 当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时,他一头倒在沙发上,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他甚至不去开灯,就闭上了眼睛。 但是,也就在他阖上眼睛的同时,便听得木兰花的声音,自他的对面,传了过来,木兰花道:高翔,你怎么啦? 高翔睁开眼来,这才看到,木兰花就坐在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她没有开灯,而高翔的心情又实在太沮丧了,是以进来时没有看到她。 他这时看到了木兰花,才欠身坐了起来,可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长叹了一声。

木兰花站了起来,开亮了灯,转过身来,道:高翔,什么也找不到,那是意料中的事,我们要找的东西,体积可能比想像中的更小,可以收藏在任何地方! 可是,高翔仍然不服气,我们几乎找遍了任何地方! 没有用,要收藏一件东西,太容易了。 高翔又叹了一声,木兰花移过一张椅子,来到了他的身前,坐了下来。道:高翔,你从来不是受了打击就唉声叹气的人! 可是,这一次不同,高翔愤然说,我明明知道凶手是他,可就是没有办法,而且,在这一次搜索而毫无结果之后 木兰花道:他准备控告你,是不是? 高翔点了点头。木兰花又道:会有什么后果? 高翔愤然道:有什么后果,大不了我失职,我不当警务人员就是了,可是无论如何,我总要叫他坐上电椅去!

木兰花半晌不语。才道:你可要听听我一天来忙碌的结果么? 高翔燃着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道:你说! 在他讲话的时候,声音和烟,一起自他的口中吐了出来,他的双眼之中,已布满了红丝,木兰花道:我说完之后,你可得回家去休息了。 高翔答应着,道:好,白凤怎么样? 白凤已经离开了本市,我去的时候,她正在整理行李,她要到东京去参加一个时装设计的会议,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陈宝明去找过他?高翔问。 是的,在她的时装公司内见面,时间是陈宝明找张教授、徐健和杨奇达的同一天,和白凤谈的,也是同一个问题。 那么,有没有搜查时装公司?高翔紧张地问。 没有。 为什么没有? 木兰花道:因为据白凤说,她已经答应,在特别董事会中,改变主意,对陈宝明投有利的票,那么,自然没有问题了。

高翔双眉紧皱道:白凤为什么要支持他? 木兰花笑了起来,道:我没有问下去,但是,我可以看出,白凤在提到陈宝明的时候,总现出很钦仰的神色来。事业成功的男人,是容易得到女人倾心的,而女人又比较重感情,或者白凤不在乎那些股权上的利益,宁可牺牲利益,来维持她和陈宝明的友谊。 高翔哼地一声,道:凶手的友谊! 木兰花道:白凤自然不知道这一切,她也不知道,她点头答应了陈宝明的要求,使她自己,避过了被谋杀的危险! 高翔用力揉着疲倦、发痛的眼睛,没有再说什么。 木兰花又道:我在和白凤分手之后,就到了学校中,实验室被炸得凌乱不堪,张教授当场身亡,好几个学生都受了伤! 爆炸是在张教授的身边发生的? 据学生说,张教授才一坐下不久,就听得一声巨响,他整个人就成了一团火,从张教授被炸得如此之惨这一点来看,那爆炸装置,也可能是在他所坐的椅子之下,和徐将军的情形一样!

高翔顿着足道:我们为什么总想不到搜查学校! 木兰花道:高翔,你想过没有,当我们在搜查他的住所之际,他是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的了,为什么他不对我们提起陈宝明曾到学校去找过他? 高翔呆了一呆,道:或许陈宝明不是去找他,而是像在歌剧院那样。假扮了什么人,混进实验室中去的! 木兰花道:这应该是唯一的可能。但是我已详细调查过了,实验室室有严密的警卫,也没有闲杂人可以随便进出的。 那么,警卫看到过陈宝明来访? 警卫也不能肯定陈宝明是不是去过,但是他却说,张教授是经常带着朋友在实验中谈话的,因为总是和张教授在一起进实验室的,所以警卫也没有注意。 高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木兰花道:好了,这件事到现在为止,算是告一个小段落,虽然我们一点收获也没有,但我们总也得休息一下了!

高翔又叹了一口气,和木兰花一起走了出去。 出了警局之后,他们就握手道别,木兰花虽然在高翔的办公室中,小睡了片刻,但是她也十分疲倦了。 当她回到家中的时候,安妮迎了出来,木兰花摇了摇头:道:安妮,别问我什么。我实在太疲倦了,杨安娜怎么样了? 如果是穆秀珍。在等了一天,急欲知道内情,而木兰花却又不肯说什么的话,穆秀珍一定会很生气的了,但是安妮却是和穆秀珍完全不同的人。 安妮道:她还是很伤心。 木兰花叹了一口气,进了浴室后,出来就睡了。 第二天,木兰花睡得很迟才起身,当她穿好衣服,走下楼时,安妮已看完了所有的报纸,木兰花看到她双手托着头,正在沉思。 听到了木兰花走下楼来的脚步声,安妮才抬起了头,道:兰花姐,那凶手真厉害,他怎么可能杀害了那么多人。还要控告高翔哥?

木兰花一听,忙加快了脚步,走下楼来,安妮也立时将报纸递给了她,木兰花一看就看到了大字标题;本市工业巨子,控告警方特别工作组主任。 木兰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在那条大标题之旁,还有一条副题:依例被控告之警务人员。必需立即停职,等候审讯。这一则大新闻,反倒将杨奇达,张柏年被炸死的新闻挤下去了! 木兰花坐了下来,安妮问道:兰花姐,要不要打一个电话给高翔哥? 木兰花的心情,十分沉重,她很有点后悔,为什么昨天不竭力去阻止高翔进行那些明知毫无结果的搜索,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后悔又有何用? 她摇了摇头,道:不必了。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安妮一拿起电话来,穆秀珍的声音,便响得通屋子都可以听得到,她嚷叫道:怎么一回事?陈宝明是什么东西? 木兰花道:安妮,请她来。 秀珍姐!安妮忙说,兰花姐请你来。 哼,我要先去找陈宝明,这家伙,什么事干不出来,我看高翔不会冤枉了他。穆秀珍愤然说着,叫我干什么? 安妮道:是兰花姐说的。 好,我就来!穆秀珍重重地放下了电话。 这时候,在方局长的办公室中,高翔的神色倒很安详,他将警章,证件,佩枪,一起放在方局长的办公桌上,方局长的面色很难过,他道:高翔,这些年来,你一直是全市最出色的警务人员,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实在很难过! 高翔耸了耸肩,道:不要紧,那样更好,至少我在面对着陈宝明的时候,可以请他尝尝我的拳头,而不必怕影响警方的声誉了! 方局长用十分诚挚的声音道:高翔,听我的话,别胡来! 高翔还没有说什么,只见七八个高级警官,一起走了进来,方局长用奇怪的神色,望定了他们,道:咦,你们来作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谋杀案调查科的杨科长,他大声道:如果高主任被解职,我们就全体辞职,离开警界,另找出路。 方局长面色一沉,道:这是一个警务人员应该说的话么? 杨科长道:可是高主任是为了什么?他出生入死,为本市的治安做了多少事,一个市侩的控告,就要使他解除职务? 那是暂时的,方局长说,只要法庭认为他确定有搜查陈宝明的理由,那么,控告就不成立,自然什么事也没有了! 高翔的态度,和那一批高级警官的严肃,恰好相反,他神情极其轻松,而且,那种轻松,也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 他笑着,拍着杨科长的肩头,道:老杨,你怎么啦,你不是常说,我的工作太紧张,要劝我休息几天么?这可不是大好的机会。 杨科长颇有点啼笑皆非之感。道:可是这许多人被谋杀,这件案子如果没有你来主持,进展可就要迟缓得多了! 另一个高级警官说道:这可正是凶手的诡计! 高翔笑了一声,道:如果凶手那样想的话,那么他就大错而特错了,我虽然暂时失去了公职,但我一样不会放过他! 杨科长高兴了起来,道:一言为定! 高翔道:一言为定! 高翔和每一个人握着手,吹着口哨,离开了警局。 当高翔来到了木兰花的住所之际,木兰花、穆秀珍、安妮、以及云四风、云五风兄弟全在,高翔笑道:好了,全在了! 木兰花知道高翔对于警方的职务,并不是十分放在心上,事实上,他已经好几次想要辞职,却被方局长竭力挽留下来的。 是以木兰花也笑着打趣他道:快要吃官司了,看你还那么轻松? 高翔道:常言道,无官一身轻啊! 各人全部给高翔逗得笑了起来,云四风道:我今早一看到了报纸,就和几个律师研究过,他们都说,只要说得出充足的理由,控告就绝对不成立的。 穆秀珍抢着道:听兰花姐说,你是有充足的搜集证据,进行搜索,有什么不对,陈宝明是什么东西? 穆秀珍是一个纯感情的人物,她总觉得高翔吃了亏,是以一面说着,一面又愤然地骂了陈宝明一句,她心中便觉得痛快得多。 木兰花微微一笑,道:我想陈宝明也是自讨没趣! 高翔坐了下来。道:由得他吧,倒是我们该想一想,应该如何进一步侦查这件案子,反正我现在没有事,我准备从现在起,跟踪陈宝明。 穆秀珍道:不,让我去! 木兰花道:都不必了,陈宝明不会有什么毛病让你们抓住的,据四风说,陈宝明虽然得到了白凤的支持,也可以购入杨奇达,梁梅生和张柏年三人的股权,但是他仍得不到控制的多数。 高翔直了直身子,道:那也就是说,他仍然要对付徐健! 木兰花点了点头。 高翔皱起眉,沉思起来。 云四风道:照这样的情形看来,陈宝明确然非杀徐健不可,因为徐健手中的股份相当多,举足轻重! 高翔哼地一声,道:我们虽然在徐健的椅子下找到了爆炸装置,但是却也无法完全证明那是陈宝明放上去的。 木兰花皱着眉,道:要证明陈宝明曾犯罪,那是另一种事了,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如何使法庭相信,警方确有怀疑陈宝明的理由。 穆秀珍大声道:理由可以说充足之极了! 木兰花望了穆秀珍一眼,道:但是陈宝明的律师,却也曾举出种种的理由来,反驳警方的理由,未必一定乐观! 高翔反倒笑了起来,道:兰花,就算陈宝明对我的控告成立,又有什么大不了?我至多不当高级警官而已,重要的是,这件案,是我还在职时发生的,我决不能让凶手漏网! 穆秀珍忙道:说得对! 安妮问道:高翔哥,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证据? 高翔并不立时回答安妮的问题,他只是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向木兰花望去,高翔根本没有提出一个字来,但是木兰花却已明白他的意思了! 是以,高翔一向她望来,她就道:高翔,那不行! 穆秀珍奇道:兰花姐,什么不行啊?高翔根本未曾说他想怎么做。 木兰花道:可是我却知道他想怎么做,他要去暗中窥伺陈宝明,偷进他的住宅去,用暗中进行的方式,来搜集证据! 高翔摊开了手,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这是最蠢的办法!木兰花立时说,陈宝明的事业基础,不论如何动摇,但是他仍然是有财有势的人,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他能不严加防范么? 高翔笑道:兰花,你怎么了?我们是怕人家有防范的人么? 木兰花不禁呆了一呆。 不论怎样,高翔这句话是对的,他们曾到过防范不知多么森严的犯罪组织的总部,陈宝明的措施不论多周详,也是难以和有组织的匪党相比拟的。 木兰花呆了一呆之后,道:只怕你得不到什么! 高翔道:我第一步的目的,是要侦察他的车房。 你不是详细搜查过了么? 那不够,我要在暗中侦察! 木兰花没有再说什么,隔了半晌,她才道:你要小心,高翔。陈宝明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如果你落在他的手中 高翔的神情十分严肃,他道:我知道。 穆秀珍磨拳擦掌,道:高翔,你什么时候去,我和你一起去! 安妮道:我也去。 云四风和云五风也立时向高翔望来。 高翔的心中,十分激动,因为那全是他们对他全心全意支持的表现,如果不是生死与共的朋友,是绝不会在患难关头,给他这样的支持的。 但是,高翔还是摇了摇头,道:这并不是人多就可以办得成的事,我只想一个人去,如果我失败了,你们再出动不迟。 木兰花沉声道:高翔,如果你失败了,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高翔的双手,紧握着拳,道:我知道,我如果失败,可能死在陈宝明雇用的保镖之手,也可能给陈宝明捉住,他一定将我交给警方。 木兰花在凝视着高翔,道:那样,你还是要去? 高翔如果固执起来,可能比任何人还要固执,他对于木兰花的话的反应是淡然一笑.道:但是,如果我成功的话,那就什么都解决了! 穆秀珍一个箭步,窜到了高翔身前,道:你如果不要我们和你一起去,那么,以后你有什么事别来找我! 高翔的回答,出人意外的快到出奇,他立时道:好的! 穆秀珍瞪着眼发怔,他绝未料到高翔的答话,如此坚决,她呆了一呆,又笑了起来,道:高翔,别认真,我是说着玩的。 客厅中的气氛。本来十分沉重,可是穆秀珍忽而声势汹汹,威吓着高翔,忽然又自己软了下来,倒将各人都逗笑了。 高翔道:我会随时和兰花联络的,从现在起,不论我去到何处,只要在本市的范围内,我都可以用远程无线电通讯仪,和兰花通消息。 云四风道:那比较好些,我们也可以随时在兰花那里,得到你行动的消息。 高翔又向各人望了一眼,道:现在,我得先去准备一下,兰花,你将无线电通讯仪给我,我会一直将它带在身边。 木兰花向安妮望了一眼,安妮忙奔上了楼,不一会,她就拿着一副小型的无线电通讯仪下来,那种利用超短波通讯的小型无线电通讯仪,在二十里的范围之内,可以清楚听到对方的说话,但是它的体积却十分小,不会比一只打火机更大。 高翔取了其中的一只,试了一试,放在衣袋中,便向各人告辞,走了出去。 等到高翔走了之后,客厅中沉静了好一会。 安妮最先打破沉静,道:兰花姐,高翔哥因为控案,被解除了职务,他的心中,是不是会觉得很难过? 木兰花淡然笑着,在安妮的肩头上,轻轻拍着,道:我想他不会难过,他本来就是无拘无束。极其洒脱的人,他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高翔对于职务被解除一事,的确不放在心上,他放在心上的是,如何才能搜查到足够的证据,使陈宝明能够受到法律的惩罚! 他在离开了木兰花的家中之后,做了一连串的准备工作,携带了必要的工具,又详细地将他即将展开的行动,细细想了一遍。 午夜时分,他开始行动了! 陈宝明的大花园洋房,坐落在全市最高贵的住宅区中的那个一区域,在午夜时分,格外静寂,高翔将他的车子,停在离陈宝明那幢洋房七十码外。 他熄了所有的车灯,观察着那幢房子。 他手中持着一个红外线望远镜。是以虽然那幢大洋房,除了花园的大铁门门柱之上的两盏灯之外,只是漆黑一片,高翔也可以仔细观察。 他一眼就看到,在二楼的阳台上,有两个枪手站着,手中都持着来福枪,在屋顶平台上,又有同样的两个枪手,在走来走去。 高翔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