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奇幻小说 遥控谋杀案

第3章 第二章

遥控谋杀案 倪匡 7196 2023-02-05
而安妮毕竟年纪还小。对于商场上的这种事,她还不是十分了解。是以她一面咬着指甲,一面更是聚精会神地听着。 高翔又道:当那三个大股东探听到了这一点之后,他们就改变了方针。因为他们既然不可能得到那些股权,他们就竭力游说那些人,站在他们这一边。宝记集团的经营情形,并不是十分好。当那些人知道如果陈宝明下台,两大机构合并之后,他们可以获得大量利润时,他们都被说动了。特别董事会定在十五天之后召开,陈宝明会在这个董事会上下台的。 木兰花举起了手来,但是她却好一会不说话。许久。才道:如果我没有料错,昨晚汽车失事死去的五个人中,有那三个大股东在? 高翔摇着头,道:不是,那五个人,全是陈宝明的朋友,也就是当年买得陈宝明手中股份的人,他们一共是十个人。昨晚死的,是其中五个。

木兰花的眉心打着结,道:这五个人死了,陈宝明有什么好处呢? 陈宝明有权在他们的遗嘱之上,用合理的价格,买回那些股权来!高翔回答道。 木兰花陡地站了起来。 她来回走了两步,停在那簇黄菊面前。灿烂的菊花,在阳光之下,鲜艳夺目,更使得她微微闭上眼。她呆立了好久,才道:高翔,这就是你所说的谋杀动机? 是!高翔的回答很肯定。 那还是很薄弱的说法,木兰花转过身来,你可曾调查过,陈宝明如果得到了那五个人的股份之后,他是否足以控制整个集团了呢? 我调查过了。高翔说,还不够,他必须将他当年卖出去,分散在这十个人手中的股份,都收回来,再加上他自己手中的,才恰好是百分之五十。所以,警方已特别派人去暗中保护其余的五个人!

木兰花背负着双手,来回踱着步。 安妮道:高翔哥,四风哥会不会有危险? 高翔道:我想不会。我在调查的过程中,也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只不过我们怀疑,陈宝明有那样的谋杀动机而已。 高翔的话才说完,木兰花便道:高翔,在那样的心情之下,陈宝明还能举行盛大的新年舞会? 高翔道:这也是可疑的一点,陈宝明的舞会,邀请了很多人,有许多是他事业上的敌人。四风和秀珍,也是那晚舞会中的嘉宾,但是,四风和秀珍都不喜欢这种笑里藏刀的应酬,是以,他们只是在礼貌上略到一到就走了。那三个大股东,和其余准备在董事会上否决陈宝明地位的人,也全都到了。 在舞会中有没有争执? 没有,高翔说,我们问过几个参加舞会的人,他们都说,在舞会之中,谁也没有提起即将召开的董事会的事。

陈宝明表现怎样? 据他们说,他满面春风,好像一点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地位就要发生动摇了,但是事实上,以他的精明,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木兰花又坐了下来,道:高翔,你的怀疑,多少有一点理由,但是我认为,你至少应该去见一见陈宝明这个人! 我也这样想,所以我邀你和我一起去。 木兰花摇头道:我不必去了,我究竟不是警方人员,何况这只是毫无根据的一种怀疑,我去了,反倒会变得不易应付。 高翔点着头,道:好,那我一个人去! 如果你有什么发现的话,请来告诉我! 当然,高翔已向外走去,但是他只走了一步,又转回身来,道:我听得昨晚首先赶到现场的警官说,你告诉他,有一辆车子失事的情形,十分特异? 是,简直有点不可思议。木兰花接着。将她和安妮在窗口看到的情形,详细地向高翔说了一遍。

安妮在木兰花说完之后,补充了一句,道:那情形,就像是那个驾车的人存心自杀一样,车子实在不可能在缓慢的后退中失去控制的! 高翔皱着眉,道:我先去见了他再说。 他挥着手,匆匆地走出花园,驾着车走了。 等到高翔走了之后,安妮才问道:兰花姐,你为什么不和高翔哥一起去见一见陈宝明? 木兰花缓缓地道:如果陈宝明真是凶手,那么,我去了,只有他更提高警觉,而高翔去见他,可以说只是例行公事。他如果是凶手,而又不知自己被怀疑的话,那就比较容易露出马脚来。不过,我始终怀疑高翔的假设。要谋杀十个人来取得股份,这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安妮道:兰花姐,我们不去见陈宝明,可以去见见四风哥,在四风哥那里,也可以获得陈宝明的资料,他们是事业上的对头。

木兰花道:这倒是好主意,但是你得先打一个电话去联络一下,看看四风是不是有空。 高翔走进了宝记集团宏伟华丽的办公大楼,当他向一位漂亮的女职员表明了他的身份之后,就被带到一间十分宽大的办公室中。 高翔在那间办公室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大约坐了二十分钟,另一位漂亮的女秘书才走了过来,道:请跟我到董事长的办公室去。 高翔站了起来。跟在那女秘书的后面,他们一起经过了一条走廊,又经过了一个有十多位职员正在办公的办公室,才来到董事长室的门口。 那女秘书叩了叩门,等到门内有了回答,女秘书才推开门,让高翔进去。高翔走进去时,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正伏在一张巨大的写字台,签署着文件,一个职员站在桌旁。

那中年人运笔如飞,不一会,就将文件一推,那职员拿起文件,向他鞠躬,恭敬地退了出来。那中年人才抬起头来。 首先映入高翔眼中的,是一张十分果敢的脸,和一个惹人注目的鹰钩鼻。这样脸型的人,是成功型的人,是那样不达目的,誓不干休的人。就他个人而言,是成功的。但是就旁人而言,这样的人,却是冷酷的、可怕的人物。 高翔知道,那就是陈宝明了。 陈宝明向高翔微微一笑,高翔看得出,那样的微笑,绝对是敷衍式的,接着,陈宝明道:高主任么?久仰大名,请坐。 高翔坐了下来,他根本还没有开口的机会,陈宝明又道:高主任,你一定是为了我那五位在汽车失事中丧生的朋友而来的了? 高翔道:是的,他们 陈宝明一定很习惯于打断他人的话头,来发表自己的意见。是以,高翔那一句话,根本未曾讲完,陈宝明就挥了挥手,道:我很难过,如果不是我请他们来参加我的新年舞会的话,他们或许不会出事。

高翔欠了欠身子,为了不想陈宝明再打断他的话头,他说话必须直截了当。是以他道:陈先生,警方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陈宝明皱着眉,道:他们虽然是在我家离去的,但是汽车失事,和我有什么相干?警方居然有问题要问我,那倒很可笑。 陈宝明的词锋很锐利,高翔感到有点难以应付。高翔道:那只不过是警方调查中的例行手续,因为死者不但从你府上离去,而且他们全是你的朋友! 陈宝明哈哈大声笑了起来,道:如果死者的朋友,都要受到调查,那么,警方得准备多少时间?他们全是交游广阔的人! 高翔对陈宝明那种态度感到很恼怒,是以他立时沉下了脸,冷冷地道:陈先生,为什么你会感到警方是在向你作调查? 陈宝明的笑容僵住了,他凝视着高翔,高翔也凝视着他。他们两人,对望了好一会,陈宝明才道:好吧,你有什么问题,请快些问,我很忙。

高翔道:警方发现,这五个死者,和你都有着业务上的某种联系! 高翔故意将话说得很含糊,他是想看看陈宝明对自己的话,究竟有什么反应。陈宝明却将双手放在桌上,道:没有什么联系,他们只不过全是宝记集团的股东,也不过问业务的。 高翔嗯地一声,道:昨天晚上,他们离去的时候,有什么异状? 可以说没有,他们都喝了一点酒,但绝未到达喝醉的程度,他们都住在郊外的别墅中,他们的车,也全是优良的厂牌。 你对他们发生的意外。有什么意见? 我不知该如何说才好。陈宝明摊了摊手,道:这是一个可怕的意外。 高翔站了起来,走到那张巨大的办公桌之前,道:陈先生,你在他们死了之后,有权收购他们所有的股份,是不是? 陈宝明睁大了眼,好像他觉得高翔的这个问题,来得十分突兀一样,他立即点头道:是的,但是我却还没有那样的打算。

高翔的那个问题,也算得上是极尖锐的了。 可是。他仍然无法在陈宝明的回答之中,得到什么。 陈宝明略顿了一顿,才反问道:高主任,你提及这一点,是什么意思? 高翔假装不在意地道:没有什么,只不过警方有理由相信,这五个人的死亡。并不是普通的汽车失事,而是谋杀! 陈宝明呆了一呆,道:谋杀?那么,我更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了,我想不会吧,一下子就杀了五个人? 凶手的目的,或者是十个人! 陈宝明耸了耸肩,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道:高主任,如果你没有别的问题。 陈宝明一面说,一面按下了桌面上的一个掣,办公室的门自动打了开来,那是陈宝明表示,不准备再和高翔谈下去了。 高翔也知道,再谈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是以他道:对不起,打扰你了!

他转身走出了办公室,他才一走出,办公室的门,又自动关上。高翔略呆了一呆,他此行,可以说一点收获也没有! 高翔慢慢地踱出了这幢华丽的大厦,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之中。他将一叠文件,摊开在面前,将其中的五张,叠在一起,钉了起来,一张一张地查看着。 那五张文件,是记录着五个人的简历的,上面都有他们的照片,这五个人,就是警方现在特别派人在暗中保护的五个。 他们也就是曾经买了陈宝明的股份,而准备在特别董事会中,否决陈宝明董事长地位的五个人。 高翔始终相信,那三辆车子的失事,是一种极其巧妙的谋杀,他在一接手办这件案子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而当他在听了木兰花的叙述说其中一辆车子。是在倒退中,忽然出事的,他更肯定自己的想法了,何况,他已经找到了充分的谋杀动机。 可是,要决定一件谋杀案,光找到谋杀动机是不够的,还要充份的证据,没有充分的证据,是决不能入人以罪的,尤其高翔怀疑的对象,是陈宝明那样一个在社会中有地位的人。 高翔点燃了一支烟,吸了几口,他先靠住了椅背,闭上了眼睛,他想,如果自己的假定成立,陈宝明为了要获得控制性的股权,所以才杀人,那么,他只杀了五个人,是绝对不够的。 他必定还要去杀另外五个人,而且,这种谋杀,必然在十五天之内完成! 那也就是说,如果他的假设不错,另外这五个人的生命,正在危险中,他想了片刻,才低头开始,去看那五个人的资料。 他看到的第一个,是一个音乐家,梁梅生。 梁悔生已经六十多岁了,他是本市最享盛誉的交响乐团的指挥,为人固执,脾气大,可是音乐造诣极高,他指挥着一个由两百多人组成的乐团。 这样一个艺术家,自然不是生意人,但是他却相当有钱,他买下了宝记集团的一些股票,自然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 他会有生命危险么? 高翔决定先去看看他,提醒他一下。他查了一下派去暗中保护梁梅生的探员发还的报告,梁梅生一早就在歌剧院中排练。 高翔想先和木兰花通一个电话,但是木兰花家中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高翔离开办公室,驾着车,一直来到了歌剧院的门口。 他一来到歌剧院之中,就看到台上排着整个交响乐团,可是却一点也没有音乐的声音,他只听得一个人在咆哮着,那人的声音,十分宏亮,他正在向两个人怒喝着,道:出去!出去!我在排练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在旁边,滚出去! 那两个人的声音很低,像是正在解释着什么,但是,那老人的咆哮却更响亮了,他嚷叫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方的人员,你们给我滚! 高翔看到,那两个挨骂的人,竟是自己派出去的警员,而那个在大发脾气的,却是梁梅生,他连忙走了过去,道:梁先生,我是警方的 他一句话未曾讲完,梁梅生霍地转过身来,大声喝道:滚,全给我滚,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来骚扰我的排练,滚! 高翔可以说从来未曾给人如此呼喝过,他的心中,不禁十分愤怒,但是当他想到对方是一个十分有成就的艺术家,他的气也就平了下来。 他十分委婉地道:梁先生,警方认为你有生命的危险,所以,才派人来保护你的。希望你别固执! 梁梅生更怒了,道:好,你是什么东西,反倒教训起我来了? 高翔苦笑了一下,摇着头,向那两个探员道:好,我们走。 他带着两个探员,走了出来,一直退到门口,还听得梁梅生在骂他们,高翔耸了耸肩,道:好家伙,好大的脾气! 那两个探员,也只是相视苦笑,高翔将门掩上,道:我们还是要保护他,你们站在门口,不时注意里面的动静,别让凶手有机可乘。 那两个探员点着头,这时候,从歌剧院中,已傅出了交响乐队演奏的声音来,高翔将门推开一道缝,向里面张望着。 只见梁梅生站在台上,背对着门口,正发起一片美妙的声音来。 高翔也不禁惊叹了一声,道:他真是一个出色的指挥家! 高翔一面讲着,一面已准备退了回来, 可是,就在那一刹间,砰地一声枪响,划破了美妙的音乐声。音乐在突然间停了下来,高翔大吃一惊,连忙抬头看去。 只见梁梅生已伏在他面前的台上,他手中的指挥棒,也掉了下来,那些演奏者人人都站了起来,只是不知所措地站着。 高翔砰地推开了门,一挥手,喝道:快来! 他冲进了歌剧院,那两个探员,连忙跟在他的后面,高翔以极高的速度,掠过一排又一排的座位,然后,手在台沿一按,跳了上去。 当他跳上台去的时候,那些音乐师,才发出了一阵惊呼声来,高翔连忙去看梁梅生,梁梅生的头低着,鲜血自他的头上,一滴滴落下来。 高翔回头高叫道:快,封锁歌剧院的一切通道! 那两名探员,忙又奔了出去。 高翔慢慢地将梁梅生的头,托了起来。 当他将梁梅生的头完全托起之后,他也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战。高翔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但是,在几秒钟之前,他还看到梁梅生聚精会神在指挥着,但在几秒钟之后,他却死了,在任何人的心中,都会引起一阵奇异的感觉来的。 在梁梅生的眉心上,有着一个乌溜溜的深洞,那是致命的一枪,梁梅生一定是在中枪之后,立即就死去的。 根据那枪洞的情形来看,枪弹应该是从上面射下来的,高翔连忙抬头看去,上面的座位上,一个人也没有。凶手一定一发枪就溜走了! 在那刹间,高翔只想到一点;那实在是不可能的! 凶手要在上面发枪,他一定得先躲在上面,那么,凶手就应该不知道他和两个探员,刚刚才离去,还没有出歌剧院。 什么凶手,竟有那样大的胆子,一点也不肯退,拣他还没有离开歌剧院的时候就下手?高翔在刹那间感到的愤怒,实是难以形容!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大声道:每一个人,都留在原来的位置上,请不要出声,等我发问,你们才回答! 这时候,又来了几个歌剧院的职员,慌慌张张地奔了过来,他们看到梁梅生惨死的情形,全都呆住了,纷纷向高翔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看他们的情形,竟像是在极度的慌乱之中,将高翔当作是杀害梁梅生的凶手了。高翔忙向他们,表露了身份,道:你们快打电话,通知警方,就说我在这里,要谋杀调查科的杨科长,带多一点人来。 一个职员忙答应看,奔了开去,剧院的经理也来了,经理想看看梁梅生惨死的情形,但是他的手一碰到梁梅生的尸体,高翔便大声喝道:千万别动!那经理忙缩回手来。高翔向一个小提琴手,招了招手,那小提琴手走了过来,高翔问道:你们听到那一下枪声了? 听到!小提琴手回答。 枪声是从上面传下来的?高翔又问。 小提琴手迟疑了一下。道:好像是,但是事情实在发生得太突然了,我们又只顾专心演奏。梁指挥的脾气本来就不好,今天他又发脾气,我们都怕挨他骂,所以,根本不能去注意别的。 高翔又抬头向上面望了一眼,问经理道:上面是怎么上去的? 那经理忙道:通向楼座的门是锁着的,上面根本没有人。 高翔哼地一声,道:可是子弹却是从上面射下来的,你快带我到上面去看看,记着,谁也不准动梁梅生指挥的尸体! 经理连声答应着,带着高翔,来到了楼上。 他先找人拿来了钥匙,打开了锁,才推门进去。高翔来到了舞台的左侧,子弹应该是从那个角度射下来的。他在向前走来的时候,手中已握定了枪,因为那凶手可能还藏匿在椅子之间,未曾逃得出去,他站在上面,居高临下望下来,看到梁梅生的尸体,仍然伏在指挥台上。 这里,应该就是发枪的地点,但是,凶手在哪里? 高翔的眉心打着结,他并没有停留多久,杨科长已带着十几个探员赶到了,高翔向下大声道:杨科长,首先,你看看死者的伤口:子弹是不是从我站立的地方射下来的。 杨科长跳上了台,托起梁梅生的头来,他是一个十分有经验的专家,他向枪口看了一看,才抬头看了看高翔,便道:是! 高翔又道:上来几个人,着亮所有的灯,检查一切通道,看看凶手是从哪里进来,又从哪里逃走的! 那时候,另一批警员也赶到了。 法医忙着拍照,检查死者的心脏,立即宣布死者的正式死亡,那时。高翔和七八个探员在一起,已对每一个通道,作了检查。 通道一共有八处,每一处都自外面锁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