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奇幻小说 遥控谋杀案

第2章 第一章

遥控谋杀案 倪匡 5204 2023-02-05
冬天的深夜,除了呼啸的北风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声音。安妮已经睡着了,木兰花还躺着在看书,寂静的卧室之中,就连书页翻过的声音,听来也觉得很刺耳。 木兰花看的是一本情节十分动人的小说。安妮已经睡醒一觉了,她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看到一线灯光,她想问木兰花为什么还不睡觉,但是她没有说出话来,倒又睡了过去。 安妮的翻身,使木兰花放下书本来,她看了看钟。已是凌晨两点了,她放下了书。熄了灯,将头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这是一个极其平静的冬夜,虽然,当木兰花快要蒙胧睡去时,好像听到从公路上像是传来了一下异样的撞击声,但是她却也不在意。 倒是安妮,被那一下远远传来的撞击声惊醒了,她坐起身来,道:兰花姐,什么声音?

大概是风太猛烈了,吹塌了什么。木兰花回答着。 安妮又躺了下来,可是就在这时候,另一下撞击声,又传了过来。这一次,那猛烈的撞击声,听来比上一次清晰得多,随着隆然巨响,还发出了轰地一声爆炸声来。透过漆黑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有火光在闪耀。安妮疾跳了起来,道:兰花姐,有汽车失事了! 她一面叫着,也来不及披上睡袍,就拉开抽屉,拿出了望远镜。凑在眼上,向前望去,她看到一辆华丽的大房车,正撞在公路靠山的一边。 整辆车子,只剩下了一半,熊熊大火,包围着车子,那车子失事的地点,就在她们住所,不到三百码处。 木兰花也离了床,她来到窗口,不必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到那辆汽车失事的情形,她忙道:安妮,快打电话报警!

她才讲了一句话。突然看到一件十分奇异的事情。她看到,另外有一辆车子,倒退着驶向那汽车出事的地点。那车子分明是已经驶过去的了,但因为发现了汽车失事,而公路的路面相当窄。无法掉头,是以才倒退回来看看究竟的。 那车子倒退回来的速度,也并不快。 这一切,本来都很正常,但是,到了那倒退回来的车子快接近那辆失事汽车之际,它的倒退速度,却突然疯狂也似地加速起来。 这实在是难以想像的事,在刹那间,木兰花和安妮两人,都发出了一下惊呼,但是他们却都没有法子,可以阻止那辆车子的倒退。 那辆车子以惊人的速度倒退,木兰花和安妮的惊叫呼声,还未曾完毕,又是轰地一声巨响,那辆车子,已撞到着火的车身上了。 由于倒退的速度十分高,那一撞,自然也极其猛烈。于是那辆正在燃烧中的车子,被撞得从公路上滚出了十几码去。

那着了火的车子在公路上滚动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大火球一样,而那辆车子却还未停止,就像是头疯牛一样,继续撞向山边。 那车子的车尾撞向山边,车身震动,可是车子却已突然向前冲了出去,横越过了公路,又是一声巨响,车头撞在公路另一边的山崖上。 紧接着,便又是一声爆炸声,那辆车子,也全被烈火包围了! 这一切,只不过是不到半分钟内发生的事! 安妮用望眼镜看着,将这一切经过情形,看得很清楚,她张口结舌地转过身来,道:兰花姐那车子的驾驶是一个疯子? 木兰花并没有回答安妮这个问题,她已向卧室走去,道:安妮,通知了警方之后,你也来,我们尽力抢救这两辆车子的驾驶人。 木兰花抓起了睡袍,披在身上,匆匆地离去,当她奔出客厅,到了花园中时,迎面而来的寒风,令她连打了几个寒噤。

木兰花迅速地向前奔去。等到她奔到了出事地点时,有一辆车子,也停了下来。木兰花忙向那辆车子中的人招手道:来,快下来帮忙。 那车子的驾驶人伸出头来,道:今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那边,也有一辆车子,在山边撞成了粉碎! 木兰花立时想起她最早听到的那一声响,她皱了皱眉,一共有三辆车子失事。在大城市中,汽车失事,本来是极普通的事。但是木兰花却无法忘记她看到的古怪情形,那辆后退的车子,会在突然之间,向山上撞去!她向正在燃烧着的车子里望去,只见车中的人,伏在驾驶盘上,可能早已伤重死去了。木兰花忙又奔到了另一辆车旁,那辆车中,有两个人,但也是凶多吉少了! 那驾驶经过的路人摊开手,道:小姐,看来我们没有什么事可做了,你就住在附近的吧?请你去报警,我还要赶回家去。

木兰花苦笑了一下,道:请吧! 那人回到了他自己的车中,驶走了。这时,安妮也奔了过来,不一会,警车的呜呜声,已经传了过来,紧接着,救护车也来了。 木兰花和安妮向一位警官叙述了目击的情形,很多记者也得到消息赶了出来,木兰花和安妮去看了看最早失事的那辆车。 那辆车和她们目击失事的两辆差不多,撞在山上,起火燃烧,救伤人员将车中的尸体抬出来,那尸体已被烧成了惨不忍睹的一团焦炭。 木兰花和安妮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当她们又重钻进温暖的被窝中时,安妮道:兰花姐,那辆车为什么在后退中。忽然发起狂来? 木兰花啪地熄了灯,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车子突然失去了控制吧。详细的情形,我想明天报纸上一定会刊载的。

安妮知道木兰花的脾气,她知道木兰花既然那样说,自己就算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是以,她也合上了眼。 自然她和木兰花都不能立时睡着,但是她们谁也不说话。安妮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睡着的,而当她睁开眼来看时,已是阳光满室了。 安妮披着睡袍,叫道:兰花姐! 木兰花的声音自楼下传了上来,道:快洗了脸下来。 安妮匆匆地洗了脸,换了衣服,奔下楼去。木兰花已经坐在餐桌边,用完了早餐,在喝着咖啡了。安妮一下来,木兰花就指着一叠报纸,道:你看! 那三辆车子,在公路上失事的新闻,是所有报纸的头条新闻。安妮随便拿起了一张来,大标题是:公路三车失事,五人惨死,还有一条副题是;死者均是在参加新年舞会之后。于返家途中乐极生悲。新闻的内容,还记录着五个死者的名字。

那五个死者,一个是独身的洋行总经理,两个是一对著名的医生夫妇,还有两个,则是一对年老的银行家,全是在社会中很有地位的人。 而他们五个人,都是参加了一个拥有好几个联合企业的富翁陈宝明的新年舞会之后,在返家途中出事的。 安妮又拿起别的报纸来看,报纸上的记述都差不多,也都没有提及其中的一辆,是在倒退的时候,突然失常地撞车的。 有的报纸还说,那可能是驾驶人在舞会之中,饮了过量的酒,所以才酿成惨案的,并且还提出了劝告,叫人在酒后千万不能开车。 安妮看完了报纸,才抬起头来。道:兰花姐,你不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么? 奇怪在什么地方?木兰花平静地反问。 这三辆车子,全是从同一个地方离开的,而又在几乎相同的地方出了事,这其间,难道竟一点关联也没有么?安妮问着。

木兰花皱了皱眉,道:很难说有什么关联,只可以将它当作是巧合,倒是那最后失事的一辆车子,忽然在倒退时,失去控制,值得怀疑。 安妮忙道:应该建议警方,仔细检查车子机件。 木兰花喝了一口咖啡,道:你不妨打个电话给高翔,说说你的意见,但是我看。那也没有什么用,车子全被焚烧毁坏了。你也看到的。 或许还可以找出什么线索来的。安妮说。 木兰花突然笑了一笑,道:我也去问一问云四风,当晚的舞会主人陈宝明,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全是工业界的人,应该熟悉的。 安妮忙道:我替你去问四风哥! 安妮连早餐也不吃,就走到了电话边,她先打电话给高翔,高翔却出去了。她再打电话给云四风,十分钟之后,她放下了电话。

木兰花一直在安详地看着报纸,安妮扬声道:兰花姐,四风哥说,那个陈宝明,可以说是工业界的奇才,虽然陈宝明是他业务竞争上的最大对手,但是他还是十分佩服他。陈宝明本身就有好几个博士的头衔了,他还是一个出色的发明家。 木兰花用心地听着,也不置可否。 安妮走到了餐桌边,问道:兰花姐,你可是以为陈宝明有什么可疑之处? 木兰花笑道:安妮,你太武断了,我们连陈宝明是怎样的一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怀疑他?只不过五个人全是从陈宝明处走的,所以才问一问而已。 安妮眨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 天虽然相当冷,但是阳光却很明媚。木兰花来到了花园中,在一大簇金黄色的菊花之前坐了下来,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她坐下没有多久,安妮又叫了起来,道:兰花姐,我已和高翔哥通过电话了,他说,就是为了汽车失事的事,他要来见你!

木兰花用手遮住了额角,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他说他快来! 木兰花转头向门口望去,她知道,高翔说快来了,那么,至多十五分钟,他就会到了。看来,虽然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但,这却不曾是平静的一天。 木兰花估计得很正确,不到十五分钟,高翔就来了。高翔来到木兰花处。他的神情很激动,道:我从来也未见过这样可怕的谋杀! 木兰花望着他,道:谋杀?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相信,那只是你的猜测,事实上,你未曾得到任何有力的证据! 高翔呆了一呆,像是不明白何以木兰花竟说得如此肯定,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道:是的,我还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却有动机。 动机?这一次,轮到木兰花有莫名其妙之感了。什么意思? 高翔在木兰花的身边坐了下来,安妮也静悄悄地来到了他们身边,高翔道:说来话长,这得从宝记集团的上层变革说起。 宝记集团?安妮不明白地问。 自然是陈宝明控制下的企业集团。木兰花代为解释着。 是的,高翔立时说:宝记集团控制了许多工厂、仓库和船只,而且,还有好几个矿产,和一家航空公司,是一个经营范围极广泛的集团。而陈宝明一直是这个集团的董事长。 木兰花徐徐地道:据我所知,这个集团是陈宝明一手创立的。那么,上层人士,会有什么变革呢? 不错,这集团是由陈宝明一手创立的,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却一直在招收外股,而且,宝言集团的股票,也早已在股票市场中公开发售。陈宝明一直掌握着大多数股权,但是两年前,他却将他份下的股权,出让了很大的一部份。 唔,是为了什么?木兰花问。 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还不知道,只知道那时,他需要大量的现钞,是以他才抛售股票的。当他作了这一次抛售之后,在他手中的宝记集团股票,所剩只不过是百分之二十左右而已,或许,更要来得少一些! 木兰花皱着眉,道:这样说来,陈宝明对宝记集团,是早已丧失了控制权的了? 可以这样说。但是他仍然是董事长,因为他当年抛售股票的对象,全是业外的人,而且全是他的好朋友,当然全是支持他的。 可是最近,情形有了改变?安妮和木兰花齐声地问着。 高翔皱了皱眉,道:是的,而且这种转变,又和云四风有关。 木兰花不禁讶然地问道:和云四风有什么关系? 那自然是生意上的竞争,云氏集团和宝记集团,是本市工商界的两大集团。云氏集团的股权,全在云氏兄弟手中,当然不会发生问题的,但宝记集团的情形,就不同了。宝记集团的三个大股东已掌握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们曾向陈宝明提出,要使两大集团合并,合两大集团之力,去争取世界市场,可是,却遭到陈宝明的坚决反对。 木兰花听到这里,不禁低低叹了一声,道:现代社会中的商场,和古代社会中的战场是一样的! 高翔续道:这三个个大股东,曾和云氏兄弟接过头,他们双方也都计算过,如果合并的话,在短期内就可以带来巨额的利润。但如果陈宝明反对的话,是不会成功的。经过一番调查,他们打听到陈宝明实际上已不再握有控制权的秘密。 安妮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他们准备罢免陈宝明董事长的职位? 自然,高翔说,只要握有股份的那些人仍然站在陈宝明这一边的话,陈宝明的地位,仍然是屹立不摇的。那三个大股东,本来以为可以出高价,将那些股份收买到手,那么一召开特别董事会,陈宝明的地位,就立时不保了! 木兰花一点头道:这本是商场中很普通的现象。 可是在这件事中,情形多少有点例外,高翔说,当陈宝明出让那些股份之际,曾经和承让人订立一个合约,合约中规定,陈宝明有收回这些股份的优先权。也就是说,当那些人要出让股权之际,得先让给陈宝明,陈宝明不要,才能够让给别人。 木兰花皱起了眉,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